爱惜全部,期待还能相遇!  

濛濛中,那就是一个炎夏。蝉嘶绵绵不绝,落叶咝咝,我只身一人醒来、吃早饭,如以往一样双肩身上背包。随后小跑步着赶赴公交候车亭,基本上从没抬首,但见得身边风扬起我的欹斜,却末见尘事。

很是好运,那一天正好追上了。

珍惜所拥有的,期待还能再见面!-第1张图片-老胡手赚网

背包放好,戴上手机耳机,头靠于窗户上,怅望窗前。一切都是那般平时,一切早已就绪,只待发班。车外,有怀着小孩的妈妈,做着鬼脸逗小孩笑,有追逐着玩耍的姐妹,有涓涓的人来人往。她们都很开心的。仅仅于我心来讲,背道而驰而已。

那一天,提早来,车也迟迟不启动。

侧畔的视野,2个年纪非常大的老人在沟通交流。她们相互之间搀下手,脉脉含情的眼睛凝视着相互,闪着模糊不清的泪珠。我禁不住好奇心,回首取下了手机耳机,丢下窗前的开心,拾起一方温暖的农田。浮想联翩的看见两老人,他们眼尾的皱褶如印记一般,秀发已斑白,语言中嘴巴仅仅微伸开。你一句她一句,一字一句中皆是小至如微的琐碎,还一些相互的关爱。

我猛然失了再留意的兴趣爱好,转头再次看见过去的景色,仅仅感叹这车如何还不开。我发现了,刚刚捧腹大笑的小孩已不,现在是一脸的泪珠,发觉喧闹的姊妹花认不出人一样,身背身体呕气,因为我发觉屋檐上,有出出进进的小鸟嘁嘁喳喳。大家和小鸟,看上去是小鸟更迷人。也许将来,大家才知道真情是这般宝贵,才会将它握紧吧。

在其中一个老人站站起来,是要离开。我终于了解她是来送其他。她步履蹒跚步到汽车车门,声音沙哑,我迄今都还清楚地还记得他说的哪些,字字如刻在我的心中。

她转头望着她,苍桑的声嗓:“姐,2020年我七十九,你八十三,它是大家一辈子,最后一次碰面了......”

讲完,她走了,全都没留有。留恋在我心间的,是她步履蹒跚的身影。公车上,也有座椅上哪个老人不了的啜泣。

望着窗前拥堵的人山人海,潮涨潮落,不过是为了更好地时光而奔忙。早上贪黑,把真情拋至背后,终究还是遍体鳞伤的活著。有的人啊,在匆匆忙忙中已遗忘了什么是真情,什么是親愛的,什么是苦味的泪。

感叹中,右耳朵的手机耳机忽地摆脱了耳朵里面,悬在胸口,右耳还播放视频着的,是孙燕姿的遇上。

大家这一生,来说短暂性,却也悠长。一件不知名的琐事,与别人来讲无足轻重。于自身来讲确是每次要来的忧愁,忧愁中又含浅浅的苦味。苦味之后,是一辈子的醒悟。

岁月的流不断,说白了隔辈,许仅仅莽莽荒尘中一粒沙罢。唯愿彼此把握住稍纵即逝的匆匆忙忙,爱惜家人,爱惜自身。

今夜无月,有星装点期间。

夜,不曾孤独。

爱惜全部,期待还能相遇!